火了,易立竞就不敢说真话了?

发布时间2021-10-11 15:34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演艺圈还有人敢说真话么?

可能有。

限于那些没走红的。

一个显著的变化。

曾经被誉为“娱乐圈鬼见愁”“演艺圈照妖镜”的易立竞,凭借自己的犀利访谈一炮而红后,在今年的新节目中,明显变得“佛”了。

图源:网络

去年一年,她在节目中,丝毫不讲情面、刨根问底地追问,让明星们连连求饶的怼人名场面,还有谁没看过的?

比如问当年还是畅销书作家、百亿票房导演、万千青少年心中偶像的郭敬明:怎么看待自己身上的抄袭风波?

图源:《易时间》

把口口声声说要关注知识产权保护的郭敬明逼得频频「战术喝水」。

问曾经还拥有一个幸福家庭的李小璐:怎么看网友批评你矫情、假、不真诚、爱秀?

图源:《易时间》

让李小璐原本就不再生动的脸又僵了三分。

去年,《乘风破浪的姐姐》的播出,引起了现象级讨论。

但易立竞为这档节目做的衍生节目,《定义2020》,口碑比《姐姐》还要高。

在这档节目中,天不怕地不怕,30个姐姐中的大姐大宁静,被易立竞逼得间接承认了自己怕输。

图源:《定义2020》

一直以低调演员示人,说自己不爱名利的万茜,被易立竞拆穿其实挺想「红」。

图源:《定义2021》

然而就在她因为自己敢讲、敢说的采访风格而走红之后。

今年她带着新的人物访谈节目,《定义2021》回归,评价却跟之前完全变了:

上:《定义2020 》

下:《定义2021》

《定义2021》到底怎样?

用网友的话概括:问题变得乏善可陈,整个节目温馨而无趣,节目里的人说着注水的话,玩着无聊的游戏。

不是说温情就不好。

但,她是易立竞。

曾经她节目的主题,是「不迎合、不轻薄、不盲从、不回避」。

如果不是因为她那么敢问,今天的易立竞,怎么会这样红呢?

现在呢?

是红了,就不敢得罪人了么?

问题似乎没有这么简单。

易立竞为什么能火?

要想搞清楚易立竞为什么变了,就得先聊聊她究竟是怎么走红的。

她身上显而易见的标签有两个:犀利、毒舌。

因为特别的采访风格,她的大众缘总是喜恶参半。

喜欢她的,觉得她的采访节目让人过瘾。

不喜欢她的,说她锋芒太甚,让人观感不佳。

喜欢与否,并不重要。

只是有一点毋庸置疑:对于现在的娱乐圈来说,易立竞的主持风格,格外难得

易立竞有个别名:明星黑名单上的女人。

因为她从不肯点到即止地发问,非要和他们「较劲」,逼得他们不再重复在无数采访中背得烂熟的官方发言。

她在《吐槽大会》,问写错张爱玲句子而遭质疑的马思纯:

图源:《吐槽大会》

问偶像歌手陈卓璇,作为艺人是否有作品:

图源:《吐槽大会》

对于那些资深艺人,她问得更狠。

问孙红雷,接《战国》这样的片子,是因为钱砸得太狠了么?

图源:《易见》

问黄晓明:怎么看待大众评价你“笑起来邪魅狂狷、杰克苏、演技不好、自恋」?

图源:《立场》

大张伟曾经这样评价易立竞:像学校里的政教处主任。

图源: 《吐槽大会》

这评价很传神。

平时总是被众星捧月的艺人们,面对易立竞,总是要被问到做艺,甚至做人的「功课」。

我们有多久没见过敢让明星下不来台的访问者了?

有人之所以不喜欢易立竞,正是因为这一点。

她姐记得,有段时间娱乐圈特别喜欢夸一个主持人情商高。

表现为他们能让每一个嘉宾,尤其是新人感觉到宾至如归。

在高度娱乐化的综艺节目、晚会上,这种特质是好的。

但到了偏严肃的人物访谈类节目里,观众想看到的,却不仅仅是照顾嘉宾情绪,只问那些对嘉宾不痛不痒的问题的画面。

易立竞曾说,自己问问题时有个标准。

“当被采访人说不要再聊这个话题了,我就知道接下来就只聊这个话题。”

她是不知道这样会得罪人么?

当然知道。

但做节目,是只为明星服务的么?

表面一团和气的娱乐节目,我们看的太多了。

而易立竞一问到底的采访风格,确实,问出了很多大众想了解的问题,是娱乐圈里少见的不讨好明星的声音。

图源:《立场》

于是易立竞火了,她这个人也逐渐被推上台前。

上季《吐槽大会》,她充分发挥了她敢于犀利发问的特点。虽然不是冠军,但一直是讨论度排名前三位。

还签约了杨天真的壹心娱乐,和马思纯、春夏等人做了同事。

图源:《吐槽大会》

商务广告片,也拍了不少。

无论是接广告还是上综艺,易立竞提供的都是一种能言敢言的角色。

回到自己的老本行人物访谈上,她却变了。

她采访赵文卓。

话到嘴边,又被她咽下。

图源:《定义2021》

采访大湾区哥哥们。连时间都没平衡好,cue流程也不顺畅。

功课也显然做得不扎实,很多问题接不上。

图源:《定义2021》

曾经她说自己想做的节目,不是谈笑风生式的。

图源:《立场》

而现在。

是在其他节目里都似曾相识的场面,是她颇为抵触的「谈笑风生」。

图源:《定义2021》

显得那些对易立竞的采访风格有所耳闻的嘉宾们,在镜头表现出来的对于易立竞的害怕和警惕,都太多余了。

图源:《定义2021 》

这当然不能归结为易立竞失职。

事实上,节目组一开始就说明,这档节目里易立竞的身份,是个好奇者。

这不是一档深度访谈,她不再承担替观众挖掘出更多丰富细节的任务,她只提供一种属于自己的视角,她的好奇,她的判断。

图源:《定义2021》

但这样的尝试,观众似乎没买单。

她变了,节目的评分变了,大家对于她的评判,也变了。

火了,就不敢说真话了

为什么我们那么在意易立竞的转变?

或许是因为,大家对于易立竞,期待颇高。

她在新节目中展现的,是丢掉了自己的专业和个性,反而去做她不擅长的——在综艺里做游戏,维持场面。

这样的改变,我不意外,只是有些唏嘘。

在成为大众熟知的易立竞之前,她是《南方人物周刊》前主笔,1999年就入行做记者的资深媒体人,被誉为“中国最好的人物访谈记者”。

图源:《立场》

她的稿件两次被评为《南方周末》「传媒致敬之年度文化报道」。在记者领域,她已做到了行业内的顶尖水平。

她的代表作,在百度百科上可以轻易查到。

比如这篇《病人崔永元》:

图源:《南方人物周刊》

在这篇稿子里,他们聊了很多现在来看也比较敏感的问题。

比如公共电视庸俗化、虚假制作电影票房等话题。

能让受访者说出种种敏感话题,足见其水准。

易立竞后来从文字采访转作视频类采访节目:《易时间》《易见》《立场》......

在豆瓣上的评分分别为:8.8、8.8、8.2分。

图源:豆瓣

尽管在一些人心目中,是非常优质的深度访谈类节目。

但,在《定义2020》之前,又有多少人看过这些节目呢?

受众少,影响力小。

十年记者生涯,最后抵不上《乘风破浪的姐姐》带来的一波流量。

可走红也意味着,走向被更多人看到的舞台。

还保持一贯风格,行得通么?

变的岂止是易立竞。

或许你早就发现了,现在能聊点真东西的谈话类节目,越来越少了。

曾经我们有过这样的节目:

《实话实说》。

节目设立的初衷,就是给许多人一个说真话的空间。

所讨论的内容,涉及范围相当广泛。

有期节目,现在看来,能播出都不可思议。

《实话实说》做过一期有关“十年浩劫”的节目。

找来一名曾举报过自己老师的学生,两人在节目再次见面,那期节目叫《老师,对不起》。

这种尺度的选题,《实话实说》做过许多。

节目不设台本,不彩排,很敢,也很真。

可是后来,崔永元辞任了《实话实说》的主持人。

后来他在接受易立竞采访时,承认道,自己离开《实话实说》,是因为节目越来越脱离现实、不痛不痒。

图源:《南方人物周刊》

我们还有过一档节目:《有话好说》。

图源 :《有话好说》

先后拍过艾滋病儿童、买凶杀人的政法委书记、武钢舞弊事件......

后来许知远采访主持人马东,问这档节目为什么停播。马东苦笑:

“因为做了同性恋话题。”

图源:《十三邀》

也许你还记得《锵锵三人行》。每周一到周五,你都能看到三个老男人围坐在桌前一顿侃。

主持人窦文涛自己评价过这档节目:“不求高度,只求广度;不求深度,只求温度;不求结论,只求趣味。”

图源:《锵锵三人行》

虽是这么说,但其实《锵锵三人行》从来不缺乏深度。

聊过禽流感、矿难、天价药费、知识产权、校园弊案、老龄社会……都是社会焦点话题。

请来过王安忆、李敖、李银河、白先勇、王蒙、陈丹青、马未都……都是名人高知。

图源:《锵锵三人行》

后来节目停播,三个主持人重新开了一档新节目《圆桌派》。

人没变,但尺度明显收敛了许多,只敢聊些虚的。

变的不只是这些文化类节目,娱乐类节目也变了。

一档《康熙来了》,百无禁忌的小s和书生蔡康永敢调侃一切。

后来《康熙》关了,蔡康永和小S又开一档新节目,经费肉眼可见地上涨,但,只敢在安全范围内打转,节目肉眼可见地变尴尬了。

图源:《花花万物》

变的还有《奇葩说》。

这档节目刚开播时,身边的年轻人都特别着迷。节目也是什么话题都敢说,什么话题都敢做。

后来呢?伴随着争议,节目只能越来越保守了。

图源:知乎

为什么大家都变了?

有件事我们早就心照不宣:

说真话、求真相是有风险的。

想要在这个圈子活得更久,就早晚要学会说不痛不痒的真话、无伤大雅的假话,能别开口还是别了吧。

不敢说真话的,何止娱乐圈?

为什么对这种改变这样痛心呢?

因为我难以想象一个不能说真话的,只能充满虚假人设的世界。

看过一篇娱乐记者写的文章,讲采访明星艺人的流程。

很多读者觉得很震惊,其实这是很多媒体从业人都不觉得新鲜的场面。

图源:《小风小浪》

她姐的一个朋友,跟我吐槽过采访艺人的流程有多糟心。

采访艺人,先给艺人团队审大纲,哪些问题不想聊,会被直接砍掉。

到了现场,明显知道艺人在背答案,但是没办法,硬着头皮也得把稿子写出来。

稿子发出之前,还要再给艺人对一遍。艺人团队确认后,才能发出去。

2020年就闹出过这样一个新闻,某媒体人发文爆料,说被宣传方踢出群聊,不按规矩发通稿就别想发稿。

娱乐圈的假,假得可以。

那些铺天盖地的报道有可能是通稿,敬业、谦虚、纯情的人设可能都是虚的。微博上的热搜和转发花点钱就能刷出来,构建了一个一个虚假的偶像。

然后呢,就是现在一个接一个的翻车。现在的我们还信这些东西么?不敢信了。

这种虚假的风气,也传染到了普通人身上。

发条微博表达真实的情绪,要在前面加上「非杠」、「不是黑」、「杠就是你对」等一长串的前提,生怕被人顺着网线摸过来,逼得你只好删掉微博。

对于那些不认同的观点,我们不再试图理性讨论,因为我们不知道对面是谁,不知道要花多时间成本去告诉对方,我只是表达一种不同的声音而已,希望你不要再和我争执了。

甚至我们见惯了那些看不得别人发表不一样声音的人用举报、网暴等方式让一个人闭嘴,我们只是学会了不再去表达。

于是市面上只剩下了一种声音。他们声音好大,而除了这样的声音之外,那些细小的、不同的声音被抽走了,好像从来没人有异议一样。

可是我们不能假装看不见那些声音消失后的空白。

那些空白就在我们身边,它巨大,它让人无法转过头去,只能恐惧地望着它。

我们知道很多声音是虚假的,是编出来的,可是我们只能听到它。而那些本来在发出不同声音的人,都被迫不再呐喊了。

这样的事情越多,我们越害怕。

我们没有能力去鉴定谁是真的,谁是假的。我们怀疑每个人都是虚假的。然后我们也用伪装保护自己,共同表演这种虚假。

能不能不再这样了?

能不能让更多的声音出现,不再党同伐异,不再让人人自危了?

我怀念以前的易立竞。

因为我不想只听见一种声音。

因为我想维护自己说真话的勇气。

点个「在看」,希望那个各种观点可以共存,人人无需表演的世界回来吧。

参考资料:

南方人物周刊:《病人崔永元》

影探:《停播的第四年,想它》

小风小浪:《吴亦凡和顶流时代,滚蛋吧》

蹦迪班长:《马东二十年:抛弃愤怒,依旧见悲凉》

蹦迪班长:《崔永元时代的<实话实说>》,让我们中了什么毒?》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