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梦上市十四年未果!诀别海通证券后,德邦证券仍在奔波IPO

发布时间2021-07-16 00:13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逐梦上市十四年未果!诀别海通证券后,德邦证券仍在奔波IPO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林坚 陈锋 北京报道

万千少男少女或许在十八岁这一年都身怀某种情结,许是恋爱甜蜜,许是学业有成,许是叛逆自由……而对于“十八岁”的德邦证券而言,IPO或许就是它的情结。

但眼下,这个情结变数已生。日前,上海证监局发布了海通证券终止对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之辅导工作的公告,市场为此断定是公司“终止IPO”,但公司澄清表示只是更换保荐券商,并未取消IPO计划。

2007年,德邦证券时任董事长方加春曾公开表示,会在2007年全力推进IPO工作,早日实现成功上市。如今看来,这一场接近十四年的期许仍没有光明的下落,哪怕在十八岁这个充满意义的年纪。

下一个保荐机构是谁?

2021年7月6日,德邦证券发布公告称,海通证券于2017年4月与德邦证券签署了《股票发行与上市辅导协议》,成为德邦证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辅导机构,并于2017年4月向上海证监局递交了关于德邦证券辅导备案的申请材料。因德邦证券决定终止原定的股票发行上市计划,经德邦证券与海通证券友好协商,双方一致同意终止关于德邦证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辅导,并签署了终止协议书。海通证券不再担任德邦证券的辅导机构,并终止相关辅导工作。

公告发出之后,立即掀起一轮舆论潮,且多是剑指德邦证券要终止IPO的猜测,但德邦证券没有让这个揣度传播多久就紧急通过媒体发声称:“德邦证券并未终止上市计划,公司将重新选聘保荐机构,推动上市工作;并根据公司战略规划,适时向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报送辅导备案登记申请。”

2007年,德邦证券时任董事长方加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会在2007年全力推进IPO工作,早日实现成功上市。彼时,对于上市理由,有媒体报道称,德邦证券主要出于两个方面考虑:一方面,随着管理层逐步建立起以净资本为核心的监管体系,2007年券商各项业务的开展及规模上限都将与净资本紧密联系,德邦证券未来的发展与创新对资本金的增加提出了切实的需求。另一方面,作为一家民营企业背景的证券公司,上市也有助于德邦证券进一步公开透明,提升管理水平。

根据上述7月6日公告可知,德邦证券接受海通证券辅导已有四年光阴,这对于多数上市公司而言,辅导时间已经足够漫长,如今突然更换保荐券商,难免会引起揣测。

记者注意到,市场对德邦证券换券商、继续IPO的看法站成了两派,一派认为海通证券有问题,另一派则是认为系德邦证券自身的问题。

各项数据来看,海通证券在投行业务方面并不逊色。根据海通证券2020年年报显示,该公司投行业务收入占总业务收入的6.05%,系比重最大的业务。据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上半年,海通证券投行业务在一众券商中排名第一,紧跟其后的是中信证券、国泰君安、平安证券、东方证券承销保荐及中金公司等等。

无疑,换掉头部券商海通证券后,德邦证券可换的优质券商屈指可数。对此,德邦证券称:“正与几家头部券商密切沟通。”

根据Wind数据显示,依据券商保荐券商上市的情况,中信证券在该方面数量最多,有4单,包括独家保荐的东吴证券、华西证券、山西证券,和中信建投联合保荐的银河证券。此外,东吴证券有3单,分别是红塔证券、南京证券和中泰证券。

深陷“五洋债”案风波

除了对于保荐券商资质存在疑问,更多业界人士认为,德邦证券更换券商的原因或许来自德邦证券本身。

时至今日,“五洋债”案的风波尚未散去,这桩金额达7.4亿元的诉讼案尚未抵达一锤定音的时刻。根据杭州中院一审宣判的结果,德邦证券被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但德邦证券认为,一审适用法律错误,且其不存在连带责任,一审认定其在五洋债发行过程中未勤勉尽职没有依据,原告自身也存在过错,因此其将继续上诉。

“中介机构服务对象犯错,中介机构同样需要担责”的禁令看来正在约束德邦证券。据悉,该案仍在进行过程中。业界人士认为,一审判决承担连带责任的结果,一定程度上会阻碍德邦证券IPO上市的步伐。如果二审结果仍对德邦证券不利,其IPO计划很有可能受到更多不利影响。

更换券商的原因或许也与德邦证券的业绩表现相关。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数据,2020年,德邦证券净利润为8668万元,排名第80位,营业收入10.9亿元,排名第68位。与此同时,或许是受到2017年“五洋债”案风波的影响,德邦证券债券承销业务下降明显,2017年债券承销金额位列第4的德邦证券,在2018年排在第19名,2019年排在第31名,2020年排在第44名。不仅如此,作为券商最重要的基础业务,德邦证券在经纪业务上也表现一般。

此外,本报记者注意到,2020年12月3日,德邦证券调研了华闻集团,这是后者2019年以来首次接受机构调研。翻阅华闻集团的年报,德邦证券于2020年四季度“进入”华闻集团股东。截至今年一季度,公司位列华闻集团流通股股东第十位,持股数量为1834.91万股,占流通股比例0.936%。

但华闻集团在去年三季度以来,经历了股价腰斩之险,并且股价长期横盘,在今年一季度该公司股价保持下跌,累跌约14%。从基本面上来看,华闻集团经营业绩近年业绩下滑明显,2020年更是巨亏。目前,华闻集团的表现是否会给德邦证券的业绩带来实质性影响还需要观望。

而对于德邦证券仍未上市,一位不愿具名的头部券商的前副总裁却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该券商属于“复星系”,争议较大。

据德邦证券2020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共有8家股东。而据天眼查APP显示,穿透股权后,亚东广信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拥有持股97.94%的德邦证券第一大股东上海兴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100%的股份,而亚东广信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隶属“复星系”。

针对“IPO终止”及其他一系列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向德邦证券2020年度报告公布的信披邮箱发去了正式采访函,在等待了三天之后,并未得到邮件回复。本报记者拨打德邦证券主机电话,也未能得到有效应答。

德邦证券成立于2003年,2021年是其成立的第18年。关于战略方面,德邦证券曾表示,在2021年将在卖方研究、机构业务、大投行、科创支持、C端置顶5个领域实现里程碑式的突破。当下,2021年已经过半,德邦证券能否实现愿望,《华夏时报》记者将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